超越传统:英国约克图书馆印象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刘欣

  约克是一座英国小城,古老而精致。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71年,罗马人为防御外敌而建立了城堡,现在的约克还保留着古老的城墙。英国国王乔治六世曾说:约克的历史便是英国的历史。窄窄的街道两边是从维京时代开始的各时期建筑,每经过一扇窗便能看到一个时代的旧影,每推开一扇门便像是按下了老电影的播放键。流动的时光,静止的模样,这是来过约克的人,对这座城市的共同印象。

  约克的美,古朴而优雅,需要你静静地品味。沧桑的城堡遗址、脚下被时光磨得光滑的鹅卵石、缓缓流淌着的运河水,以及绿地上与鸽子、灰雁嬉戏的孩童、街边擦肩而过的不同肤色的行人,让古老和现代在这里交相辉映,和谐相处。我在静静的河畔漫步,在古老的桥上眺望,穿过窄窄的巷道,触摸古城墙岁月的痕迹,感受着这座小城独有的韵律。

  在去往约克大教堂的路上,走得有些累了,左顾右盼之时,看到了约克图书馆,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因为在英国遇到了公共图书馆,就意味着有休息的地方了,还可以喝杯咖啡补充一下能量。也许这就是我和图书馆的缘分,总能给我出其不意的惊喜。

  图书馆门前的空地非常狭小,右边一栋建筑正在维修,被围栏占去了一块。左边是一栋古教堂遗址,岁月已经消蚀掉了它的身姿,只剩了残垣断壁,仍然顽强地屹立着。这倒是很符合英国人的性格,即使它占据了广场最好的位置,即使它挡住了后面图书馆的建筑,人们也会用心地保护从历史深处一直存续到现在的古迹,而不会为现代人生活的方便将它们推倒让路。

  没有令人生畏的高高台阶,没有让你出示证件的门卫和保安,一位推着婴儿车的母亲走出来,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走出来,一位背着背包、拄着双拐的中年男子走进去,一位父亲牵着小朋友的手走进去,我注视着自动门开开合合,人们进进出出,感受着这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

  走进图书馆大门,和其他我见过的公共图书馆一样,有一个比较宽敞的过道,摆放了许多宣传册和小折页,大门的右侧是一个专门的宣传栏用于宣传“Big Friendly Read”活动,旁边配有一个小小的展示书架。早就听说英国的儿童阅读活动是全国总动员,特别是暑期阅读活动更是有声有色,这一次有幸见识了。从中部城市伯明翰,到北部城市约克、谢菲尔德,再到最北部的格拉斯哥、爱丁堡,任何一家公共图书馆,都能见到“Big Friendly Read”的身影。

  再进一道自动门便是借阅室了。高处是一排玻璃窗,既利于自然采光和透气,又不至于让阳光长时间直接照射在书架和书上,也是第一次见到高处全是玻璃窗的这种结构安排。天花板上隔不远有一个圆形玻璃穹顶,美观实用的建筑特点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正对大门的是六个带滚轮的展示书架,分门别类地放置了一些图书馆员推荐的热门书和新书。几乎每个公共图书馆都会有一些类似的带轮子的书架,既便于根据空间需要随时组合,又便于图书馆员根据藏书状况调整书架的位置。另有两个柜子卖一些环保布兜、钢笔、笔记本、明信片等日常办公用品,方便读者随时购买。

  借阅室的右侧是儿童区,书架要低矮一些,有专门的电脑供孩子和家长上网。其中的低幼区家具色彩更加丰富,绘本书放置在开口向上的书箱里,便于小孩子们取放。英国的公共图书馆都有一块专门的区域是儿童图书馆,规模小一点的社区馆也会有一个儿童阅览室或活动室,这是公共图书馆不可缺少的部分,这和国内有的地方专门建有少儿图书馆有所不同。

儿童区再往右转,是一个休闲区域,另外一侧可以直接通到外面的过道。舒适精巧的沙发,小小的茶几,一张报纸或者一本杂志,伴着一杯咖啡,你可以在这里恢复一下体力,补充一下能量,或者等一等还在读书的家人朋友。

  二楼正中是一个圆形小厅,有宽大的木质长椅,带穹顶的门廊,古色古香的吊灯,雕花的天井围栏,墙上的装饰墙砖醒目而别致,内容都是约克城的风景和故事,再配以读者紧凑而轻巧的步伐,这一切不就是一幅最美的图画吗?

  下楼准备离开时发现进门处的左侧还有很大一片区域,棋牌室里有一对父子正在对弈,电子阅览室里坐满了上网的人,会议室的门大开着,我忍不住又“蹭”进来观察,一侧是一个投影和一个演讲用的白板,中间是两张分别用三张阅览桌拼接起来的会议桌,我注意到除了会议桌四周的座椅,靠墙还有一排摞起来很高的椅子,目测有一百多个。这里的活动室许多都是这种可改变功能型的,桌子可以拼成不同大小的形状,椅子不用时可以一个个摞起来,用时根据需要的数量拿取,大大小小的活动,场地和家具都可以根据需要临时组合布置。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这里的公共图书馆早已超越了传统图书馆的概念,它们同时也是当地居民的学习中心、休闲中心、信息中心,是居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逛图书馆已经成为我行程单上的必要一环,每当我要去一个地方旅行,我总在想,那里会有一座什么样的图书馆?会碰到什么样的人?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旅途在继续,图书馆的故事也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