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专业馆员职业能力有待提高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 图谋

  近年来,笔者在关注高校图书馆专业馆员职业能力方面,积极做了一些工作。一方面,我自身是一名高校图书馆专业馆员,自身在边干边学;另一方面,尽可能地开拓视野,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通过实地考察、阅读文献、网络社群等等方式进行。传承与开新,是两大主题。

  近日读到10所日本高校图书馆的数据(数据来源截至2016年6月),它们均在“世界大学学术排名2015”500强之中。10所高校图书馆有7所馆员人数不到50人,人数最多的是北海道大学图书馆,90人,最少的是千叶大学图书馆,23人,平均为45.3人。京都大学图书馆馆员人数32人,学生人数22785人,藏书量685万册。读到这组数字,我非常惊讶!笔者知道国内某省属本科院校学生人数与京都大学差不多,馆员人数是京都大学的两倍,藏书量只是京都大学的四分之一。依据《高校图书馆发展蓝皮书2015》(高等教育出版社),2014年“985”“211”高校平均每馆110人,普通本科院校平均每馆45人,高职高专院校平均每馆15人,平均每馆40人(649所高校提交了有效馆员总数数据)。尚不清楚日本高校图书馆的管理与服务模式,也不清楚日本高专图书馆专业馆员职业能力的具体情况,但加剧了笔者对我国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状况的担忧。我国好些高校图书馆存在人员老龄化、馆员人数逐年减少这一状况。

  新业态环境下,“图书馆转型”“图书馆员新型能力”等成了热词、高频词。文献资源载体在变化,信息技术在进步,社会在进步,专业馆员职业能力亦需要与时俱进。文献处理范式时期的专业馆员职业能力已式微,比如文献分类、文献组织、文献检索、文献分析等能力逐渐退化。当前,一些高校图书馆有一些“亮点”,但较大程度上是借力——借数字资源商之力、软硬件供应商之力等等。前沿热点眼花缭乱,现实应用蜻蜓点水,若干业务难以可持续发展,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基础不牢、一步三摇。    

  1957年刘国钧先生在《什么是图书馆学》一文中提出了图书馆事业有五项组成要素这一图书馆学原理,以图书、馆员、读者、建筑与设备、工作方法为“五要素”共同作用,实现图书馆服务宗旨。当今国内外不同机构、不同类型的新兴服务并没有脱离“五要素”的框架,只是基本概念与内涵更加丰富。图书馆各种新兴服务,以“五要素”为根本,强调图书馆必须是社会组织实体,必须具有图书馆特色的运行环境、设备和场所,必须具备多形态知识载体和用户、馆员三者之间的交融互动三个基本条件,从而形成属于图书馆的多元化、个性化服务体系。

  关于图书馆职业能力研究这块,当前有好些可资参考借鉴的成果,可以进一步开展实证研究。我期望能做出一套指导性较强的专业馆员职业能力体系索引。而且,最好能有图书馆用户能力体系索引与之呼应。更为完整的研究应包括这两方面,因为专业馆员的职业能力需要与用户需求相适应,且可以良性互动发展。目前,我也不确定能走到哪一步。

  图书馆专业馆员职业能力的提升须面向实际,同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紧紧相扣,积极拓宽研究领域,使其研究根植于图书馆事业发展、图书馆工作、图书馆实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