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喜俊:扎根农村,为“草根”阶层鼓与呼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才佳玉
文章附图

  本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周喜俊老师携其新书《追梦者之歌》亮相展会,与读者分享其创作经历。分享会后,记者有幸对其进行了采访。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追梦者之歌》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及写作缘由。

周喜俊:这本书的上卷是我30年来公开发表的报告文学选,有农业战线的典型,有科技战线的优秀代表,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道德模范,有艺术家、残废军人、基层党务工作者,也有消防官兵群体、个体经营者、普通农家女……这些人物尽管年龄、经历、职业不同,却有着共同的追梦理想。下卷是这些年发表的各类散文,记载了我的成长经历和追梦足迹。

  2014年10月15日,习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之后,我就萌发了把这些年发表的作品辑印成册的念头。2016年在全国文代会上亲耳聆听了总书记的讲话,出版这部书的愿望就更加强烈。长期以来,有些作家在“为人民写作”还是“为个人写作”上存在模糊概念,觉得为人民写作就是唱高调。总书记说,人民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一个具体人的集合,一针见血指出走入生活、贴近人民,是艺术创作的基本态度。回望几十年来走过的创作道路,我对总书记的讲话有着更深的感触。在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我把这部书奉献给读者,既是对自己创作历程的总结,也想把最基层追梦者的心声呈现给人民,祖国有千千万万这样的追梦者,“中国梦”一定能实现!

  这些追梦者的故事都曾让我感动,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肯定感动不了读者。但我深入生活时间最长,写的体裁最多的一个人物是《天地良心》中的时占经。以他为原型写的戏曲《七品村官》,在2006年全国两会特别节目中播出;长篇小说《当家的男人》和评书分别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还有报告文学《中国作家》;30集电视文学剧本《中国作家》发表并已完成拍摄。

  时占经,是一个省卫生厅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上世纪90年代初到他的家乡——全国贫困县的特困村帮助农民致富,当时扶贫和现在不一样,一没政策;二没资金;三没条件。他是以一种报恩的思想回家乡,就想为老百姓办点事,这一干就是23年。令我特别感动的是,他在遇到很多困难的情况下,始终坚持生态发展、科学发展的原则。他的女儿因不能理解她,和舅舅借钱到法国留学,发誓永远不再回来,然而在国外看中国,让她理解了父亲的选择,她说中国要全面实现小康,必须解决“三农”问题,这就需要无数个像她父亲一样有知识、有能力的人作出无私的奉献,否则就会拖了实现“中国梦”的后腿。她在国外靠勤工俭学完成学业后,毅然选择回国。

记者:您本身就是一位追梦者,能不能讲一讲您自己的追梦故事?

周喜俊:我出生在贫穷的农村,13岁初中毕业回村劳动了10年,当时没有当作家的梦想,只是从小喜欢文学,觉得农村的精神文化生活太匮乏了,就把熟悉的新人新事编成故事讲给周围人听,给他们以生活乐趣,也给自己以精神支撑。所以,我早期的作品几乎都是真善美战胜假恶丑,这些作品寄给报刊后几乎都能发表。其中一些作品还获得省“文艺振兴奖”,1983年我成为河北省社科领域第一个破格录用的自学成长者,后转为国家干部,被安排到行唐县文化馆工作。

  1984年11月底,河北省业余文学创作座谈会在石家庄召开,省委领导对这次会议高度重视,不仅出席了开幕式,而且专门召集部分青年作者进行座谈。省委第一书记高扬特别强调了民族化、大众化问题,他说,中国有自己的国情,能流传下来的作品肯定是有中国气派的,作家不能坐在家里凭空想象,只有经常深入到群众当中,不断增加生活积累和知识积累,才能写出受人民欢迎的好作品。省委书记高占祥号召作家要坚持深入生活,主动投身到时代变革的大潮中,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为人民抒写,为时代歌唱。下卷中的《永远的嘱托》《用心血浇灌自学成才之花》详细记载了两位老领导对文艺工作的高度重视以及对我的关心和培养。这次会议在河北文艺界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会议,也使我有了明确的方向。

  1986年,我主动要求到新乐县兼任县委常委体验生活,一去就是五年多,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全县的工厂农村。《追梦者之歌》中《绿色的梦》就是1987年写的,主人公是一个双目失明的残疾军人,他不在荣军院享受,自愿回到家乡,把多年的荒滩变为果园。虽然他的眼睛看不见,但他希望自己的家乡是青山绿水,是绿色的生态园,让农民过上好日子,这对我触动特别大。作为文艺工作者,如果不把这样的典型写出来,就觉得是失职。

  从1993年我任石家庄市艺术研究所所长,到2004年任石家庄市文联主席后,我的思想产生了一次飞跃。生活中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人物可写,我不仅自己要写,还应该借助文艺管理这个工作平台,培养带动起一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队伍,让大家一起讴歌各条战线的英雄模范人物追梦圆梦的奋斗历程,弘扬他们的崇高理想和英雄气概,推动文艺事业的健康发展。这本书的下卷有几篇文章写了我的心理轨迹,记载了我的追梦历程。


记者:您怎样看待目前兴起的网络文学热潮?

周喜俊:其实对网络文学作品我研究得不多,但我们可以利用网络传播快捷、便利、形式多样的特点,不断传播正能量。社会的发展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尽职尽责,传播正能量不仅是对社会的贡献,也是对世界的贡献。

  在石家庄,不存在网络作家与传统作家的分道扬镳,我们一直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石家庄作协每三年召开一次创作大会,每次都会吸引一批网络作家进来。今年5月,由我主持的“学大山、写人民、出精品”省会青年网络作家座谈会在贾大山先生当年下乡的西慈亭村举办, 我们让网络作家站在贾大山所工作的那片荒滩上,由当地村支书讲述贾大山当年是如何为村里出谋划策,将一片荒滩建设成一片绿洲。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网络作家就理解了作家只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深入到农村生活当中,才能写出经典之作。


记者:您的作品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以“三农”题材为主,深入基层,扎根现实的土壤,为草根阶层鼓与呼,这是否是您擅长的写作题材,您会一直坚守吗?

周喜俊:开始写农村题材,是因为这是我熟悉的领域。1982年10月,我第一次到北京参加中国曲艺家协会举办的创作班,需要带总面值30斤全国通用的粮票,是村里一帮文学爱好者费尽周折给我凑的,我当时曾发誓一辈子都要为他们而写作。进省城工作后继续为草根阶层鼓与呼,使我从来没有脱离农村生活。后来持续关注“三农”题材,是因为我在生活中发现,还有那么多人在为解决“三农”问题默默奋斗,我有责任去为他们立传。

  再就是读者和观众的期待,我创作的电视剧《当家的女人》是一部农村题材作品,受众面很广,打破了城乡及年龄界限,我到大学讲座,青年学子们对这部电视剧的熟知程度让我很吃惊。河北省青年干部管理学院一位领导的老母亲处于癌症晚期,在任何药物都不能减轻她痛苦的情况下,这部电视剧给了她最好的临终关怀;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他母亲和妻子关系一直非常紧张,是看这部电视剧让婆媳关系和睦起来;一个文学爱好者三十多年前买过我第一本作品集《辣椒嫂》,因别人借走后未还,她一直很纠结,后来我在一个收藏家手里找到了一本送给她,她如获至宝;一个农村文学爱好者早晨5点从家里出发,坐汽车跑二百多里地赶到石家庄,就为了听我一堂讲座。好多农村朋友,经常给我打电话甚至找上门为我提供创作素材。我没有刻意设定非要写农村题材,而是始终处在感动之中,就像有一双双温暖的手推着我、拽着我往前走,让我无法停下来。


记者:您是个高产作家,每年都有作品问世,请您讲一讲今明两年的写作计划。

周喜俊:明年准备完成长篇小说《我的幸福谁当家》,这是“当家”系列第三部,这部作品通过改革开放后两个村庄40年的变迁史,三个家庭的悲欢离合,五个主要人物不同的婚姻、爱情、事业,反映出从联产承包责任制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出现的复杂矛盾和尖锐问题。以曲折的故事对什么是“幸福”作了全新的注释,提出了提高农民幸福指数的关键,是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揭示出新一代青年人对幸福的理解和追求。

  《我的幸福谁当家》也会考虑拍成一部电视剧,由于拍电视剧的程序比较复杂,我前一段时间也和中央电视台碰了面,决定先写成长篇小说,广泛征求意见,在写剧本的时候就会做到心中有数。



  周喜俊1986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曾担任地区文化局戏剧研究室副主任,石家庄市艺术研究所所长。始终秉承“为人民写作”的理想信念,深入基层,扎根现实,坚持为草根阶层鼓与呼,其创作的作品既是对各领域优秀典型的讴歌,也表达了最基层群众对梦想的坚持。其所创作的作品多次获得河北省“文艺振兴奖”和省“五个一”工程奖,尤其是根据其长篇小说《当家的女人》改编的电视剧,更是荣获了2004年全国电视剧飞天奖、第22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中宣部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