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卖书记

来源:图书馆报

  20多年前的那个暑假,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因工作衔接问题,有两个多月在家休息的时间。而每每想到即将踏入社会走进工厂,心里便有些忐忑不安。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就鼓励道:你可以找点活儿干,不是为了挣多少钱,而是寻找和适应一下工作的节奏。”

生性腼腆的我,忽然觉得这是个很大的难题,就以整理上学时的课本为由,推脱过几天再说。
  当我略显心疼地把中学和大学时的一批旧书卖给骑三轮收购废品的中年人时,发现他的车里扔着一捆过期的旧杂志《读者文摘》(现在叫《读者》)。喜爱文学的我急忙询问这些杂物将送往哪里,他憨厚地笑笑,指着煤场那边说:“就在后面的院子里,那里有个老板收这些纸夹子、书本报纸,还有废铜烂铁。”
  几分钟后,我看到了大院里一片热火朝天的场面:有给废品分堆儿的,有过秤给钱的,有骑着空三轮儿向外走的,也有推着满满一车货物吃力地往里走的,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在一摞摞码满图书杂志的临建小屋子里,我发现了一捆捆旧杂志、旧书,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原来马路上卖的旧书,都是从这种地方趸去的啊。
  我当天就挑选了几十斤不错的书和杂志,品种很多,品相也都较好。
  第二天上午,我推上自行车,将这些书装进麻袋里,来到小区旁边大马路的便道上,那里有一棵高大粗壮的槐树。就在绿荫下,我将一张张报纸铺开在人行道上,再把一册册书、一摞摞杂志依次放到报纸上,很大的一片。然后我就坐在小马扎上,等待买主的光临。
生意出奇地好,半天下来收入了三四十元钱。中午回家吃饭,下午午睡后,等热气消去,就再到大院子里去找书。
  两个月间,除了下雨、刮大风,我每天上午都要到那个固定的位置去卖书,并认识了不少爱书的朋友。那个夏天过得很充实。一晃工作20多年了,偶尔想起那一段的历练时,总觉回味无穷、受益无穷。
  这个夏季,眼前再次浮现出刚刚毕业的毛头小伙子:坐在书垛上安安静静地选书,坐在房厅里如获至宝般把几本喜欢的书放进枣红色的书柜中,坐在马路边的马扎上检阅自己出售的书,看到爱书人很便宜地买到书后一副满足的样子,并和他们交谈甚欢……暑假卖书的回忆,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