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公共图书馆少年儿童服务规范》编制中的几个问题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郭坚

  《公共图书馆服务规范》(以下简称《规范》)早已于2012年5月1日颁布实施,这对于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于2013年8月获得立项并启动的《公共图书馆少年儿童服务规范》(以下简称《少儿规范》),则更值得服务于少儿阅读推广的图书馆人关注。在《少儿规范》结项并有望颁布之前,笔者作为该规范编制的直接参与人员,深感其中的若干问题有加以关注的必要性。


  《少儿规范》属于部颁非强制性标准,其编制工作应该说具有特别的意义,其意义在于它与《规范》一脉相承,是规范》的延续和细分,是《规范》的“下位类”。《少儿规范》的编制原则应该确立为:以《规范》为基础,根据公共图书馆服务工作中少年儿童服务的规律和特点,制定出有利于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符合少年儿童生理特征和心理特点、能正确引导少年儿童开展阅读活动、基本满足少年儿童阅读需求的专门性服务规范。

  近现代很多公共图书馆事业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在制定规范标准的问题上是十分谨慎的,多以《指南》形式颁行,倾向于对事业发展以方向性的指引,是建议而不是规定,这是我们可以借鉴的一种思维,也是在编制《少儿规范》时应保持和把握的一种分寸。《少儿规范》属于非强制性规范,应该主要体现其指导意义和创新意识,倾向于给予实际工作当中以方向性、前瞻性的指导,给予充分的创新、尝试的空间,甚至是想象的空间。

  从这个意义上讲,《少儿规范》应包含以下三点:一是“软性”方面,它包括人性关怀、服务人员素养)、阅读分级、安全保障要求等;二是“硬性”方面,它包含硬件资源、安全设施、环境营造等;三是在工作量化方面应充分、客观地认识到目前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受到地域经济的一定制约,存在较明显的不均衡性,故很多数据量化要求不能过于刻板,别要求得太细、太多,或者要有地域性划分。否则,反而会被《少儿规范》束缚了手脚。此外,既要明确之前相对模糊的概念,又要使之具有相对规范的操作性。以下,笔者重点谈几个方面的问题。



分级阅读服务的重要性:

  让少年儿童学会阅读,正确引导他们怎么开始阅读、如何去阅读,是我们从业者必须要做的,更是《少儿规范》肩负的使命。分级阅读引导,不仅仅是就该看什么书而论,而是通过我们的服务,告诉每一个孩子在今后的人生中如何去利用阅读来改变自我、提高人生品质。在少年儿童阅读服务中提出年龄阶段的概念,其目的应该是要让分级阅读的意识在《少儿规范》里有较全面较完整的表述,而在《少儿规范》中引入分级阅读概念也是一个创新。整个少年儿童阶段都是处在一个阅读的启蒙阶段,又基本分为低幼、儿童、少年这三个阶段。怎样去引导各个年龄层次的未成年人去阅读?给他们看什么?引导孩子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阅读?这些对于《少儿规范》来说至关重要。对分级阅读模式的恰当表述,是《少儿规范》编制者要举轻若重去深思熟虑的。分级开展阅读引导和推广,能够使服务更具有针对性和专一性,也是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服务个性化努力的一种认识,给公共图书馆服务的纵深发展提供了实践和研究的深远空间。



文献资源建设中的比例:

  少年儿童图书馆以及公共馆的少儿服务窗口部门,在资源配置上以往并无专门严格的要求,一般都是各行其是,“各自为政”,既没有恪守馆藏建设中学科分类的比例要求,也没有严格的品种复本规定,更没有阅读能力(水平)递进的层次分级,一直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少儿规范》应该解决这样的问题。文献采选应该相对明确一个比例,比如兼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比例,兼顾成人阅读与未成年人阅读的比例,同时还要兼顾载体形态及品种、价格等方面的因素。



如何利用数字资源来满足阅读服务的需求:

  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建设近几年来发展迅猛,势头强劲。在我国绝大多数公共图书馆资源建设经费并不十分充足的前提下,资源共享机制被放在了一旁,各级图书馆均以此为图书馆现代化建设的主要标志,纷纷因陋就简打造自己的数字资源平台。但在浩如烟海的数字资源中挑选,却存在着许多弊病,最主要的:一是价格水分大,同一内容的资源价格常常“随行就市”,即便有招标程序严加监管控制,价格仍然出现霄壤之别;二是内容和制作水平方面良莠不齐,难以严格、仔细地进行遴选,往往是在没有很好研究读者需求的前提下盲目采选,投入与利用不成比例,常常是斥巨资购买的资源利用率极低,点击量大失所望。如何规范馆藏数字资源建设?在《少儿规范》中应该尝试有序化、规范化的衡量标准,应该体现“重用轻建”,提倡共享,鼓励链接,以限制那种一哄而上跟风式的不加甄别的资源采购,出现你有我有大家有、同种资源泛滥的业态混乱局面。另外,应相对明确数字化建设在图书馆资源建设上的阶段性比例要求,倡导资源租用、试用模式,建立严格而灵活适用的公共图书馆少儿服务数字资源遴选与使用机制。



把握服务的“满足”与“引导”的关系:

  当今,电子媒介引发数字化阅读发展迅猛,4G网络更是推波助澜,少年儿童对于碎片化数字信息阅读和网络娱乐趋之若鹜。如何正确引导?怎么去适应?必须谨慎思考。图书馆一方面需要不断去满足读者日益增长的阅读需求,另一方面则是积极引导少年儿童从小养成良好的将影响他们一生的阅读习惯,要郑重地提出看一本完整的书与碎片化地看一段文字截然不同。基于这一点重要认识,我们提供的不能是一味的“满足”服务,要更重视提供“引导”服务。这就需要《少儿规范》中体现阅读引导服务的重要性,强调引导服务的关键是人的因素,不是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成为少年儿童的服务者,对从业者的学识素养、人格品质,以及阅读能力、知识积累等方面应有比较明确的要求。



建立少年儿童阅读安全的保障机制:

  阅读的安全,是少年儿童来图书馆面对的首要问题,更是摆在《少儿规范》面前的首要问题。文献与信息的安全,直接关乎图书馆是否在忠实履行办馆宗旨。我们提供给少年儿童什么样的读物?对此我们应当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去精挑细选,万万不可小觑。

  提供给少年儿童阅读的文献,仍存在把关不严的现象,社会问责之声时有耳闻。出版源头、责任者、采购渠道等等,都是需要严把的关口。如何在《少儿规范》里提出有关文献信息安全的甄别办法和要求,编制者应该高度重视,并拿出较完善的应对方案或解决办法。



文献资源的剔旧与更新:

  少年儿童阅读的需求具有独特的一面,需要特别引起重视,比如:新,一是信息内容新、呈现方式新,二是有关卫生方面的新。很多公共图书馆在提供少儿服务时无章可循,也很少制定专门的规范和要求,基本是按照为成年人提供服务的要求或规定去做。除非架位不够用或书籍破损到影响阅读,少儿书刊一般是一直上架循环借阅,出版年代绵延数十年的都有。卫生堪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新的知识和信息无法较快、有序地面对少年儿童。《少儿规范》在典藏工作方面,应有比较明确的文献更新和剔旧描述,同时还要提出文献灭毒、保洁等方面的刚性要求。



关于馆区室内外环境与卫生的要求:

  少年儿童正处在成长期,身体处在发育阶段,在抵御疾病和适应不良环境方面的能力大大低于成人,因此《少儿规范》在这方面应有比较明确的规范要求。如室内空气质量的检测与控制(主要污染物PM2.5等),降噪控制,恒温控制,以及季节性的空气通风调节与灭毒处理等;室内外绿化面积比例,休闲与活动的场地和器材配置,环境保洁等级要求;必备应急非处方药物、器械,具备初级救护知识的人员训练和配备等。



硬件资源规范的特殊性体现:

  《规范》中对硬件资源已经有很明确的描述,但对于针对少年儿童的专门的阅览家具、建筑设施以及配套设备方面,引用的相关标准不足或缺乏,未能给予明确规范。阅览家具、地面软硬度、母婴服务设施以及逃生装备、应急预案等诸如此类,都不应按照成人标准执行,在《少儿规范》中应有针对性的具体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