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蓝·约纳科维奇:用画让孩子感受艺术的魅力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叶梓
文章附图

  近日,作为博洛尼亚插画展评委以及博洛尼亚插画展50周年50位大师之一,克罗地亚图画书作家、插画家、雕塑家薛蓝·约纳科维奇,受邀出席不久前在杭州举行的“博洛尼亚插画展中国巡展暨50周年大师作品展”活动开幕式并致辞,同时他的插画作品也在“50周年大师作品展”中展出。为此,《图书馆报》记者对薛蓝·约纳科维奇进行了专访,请他畅谈图画书创作、亲子共读等内容。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画画的?

  薛蓝·约纳科维奇:我一直都很喜欢画画。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读一些跟艺术相关的书,喜欢跟着父母去逛博物馆和画廊。上了艺术高中后,我对绘画的热情高涨,开始在校报、杂志上发表连环漫画、插画等作品。我真正意识到自己对绘画很有兴趣,并且主动寻求发展,是在米兰布拉雷艺术学院学习期间。学校里有一个美术馆,里面展出了许多欧洲艺术家的经典作品。


  记者:创作图画书的时候您会预设读者吗,他们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薛蓝·约纳科维奇:当然有。如果不预设小读者的年龄和兴趣,创作童书是很困难的。因此,必须自己设置一些规则,例如不谈论孩子无法理解的主题,不鼓励任何侵犯和憎恨等等。不过,我创作有关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的童书时,不再思考孩子会怎么想。我会设置另一些规则,出于教育的目的,以及如何解释清楚优秀的艺术是怎样的。


  记者:您觉得优秀的图画书应该具备哪些因素?

  薛蓝·约纳科维奇:在我看来,优秀的图画书应该诙谐有趣,用新颖的方式谈论日常生活。当然,也要画得好。几乎很难解释“画得好”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不必很完美,但得是活泼的、有趣的,让你想多看一眼,并且有值得品味的细节。



  记者:“快乐很简单”创意翻翻书的翻页方式很特别,不同于您其他作品,为什么想用这样的方式呈现?为什么选择动物作为角色呢?

  薛蓝·约纳科维奇:我喜欢挑战。作为作者,我经常采用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来做书。这非常重要,也是很大的挑战。动物在我的书里很常见。有时候,我与它们更容易产生共鸣,它们的个性不同,非常可爱。而且,我会赋予它们我们所希望的品质,或者别的象征意义。或许,这些图画书就是为了让孩子们从日常事物中发现快乐,时时有庆祝小事的心情。


  记者:“爱就是魔法”创意翻翻书中三本书虽然创作时间跨度大,但从主题到形式都很相似,为什么会这样设计?

  薛蓝·约纳科维奇:我想通过多本书对一个理念进行多方面探讨。在每本书中,我们都可以读到两个故事, 一个由孩子讲述,另一个由父母讲述。我把它们做成一个系列,这样我就可以同时展现丰富 的角色关系:爸爸与女儿、妈妈与儿子,最后是父母与女儿。


  记者:不创作的时候,您一般会做什么?有什么其他的生活爱好?

  薛蓝·约纳科维奇:我没有太多时间培养业余爱好,也没有兴趣。当我看到一部好电影,经常会分析灯光、叙事以及其他元素,这样我就可以在自己未来的作品中借鉴使用。我现在年纪大一点儿了,开始喜欢上了园艺。


  记者:您认为创作图画书最重要的是什么?您是怎么获得创作灵感的?

  薛蓝·约纳科维奇:对我而言,独创性非常重要。创作者要以不同于他人的,且不是直接描摹现实的方式来展现角色、环境和故事。书中应该呈现一个不是我们现实生活的世界,但要注意找到一定的平衡,以便孩子能够理解。当然,有趣也是我常常追求的元素。

  我大多数创作灵感都是从日常生活中获得的,试着将日常小事转化成有趣的故事。经过锻炼,每个插画家都能学会如何从一无所有中创造出故事,如何将严肃的主题变成有趣的故事,并且创作成图画书。


  记者:您的图画书作品有简单轻松的,例如“猜猜看!”“快乐很简单”这样的系列,也有深刻难懂的例如《大世界,小世界》,您想通过图画书给孩子传达什么理念?

  薛蓝·约纳科维奇:我们不能仅仅谈论美好的事物,而是必须谈论一切,通过书让孩子为将来的生活做准备。生活本来就有好有坏,有笑也有泪。说到《大世界,小世界》,我觉得这是我画得最好、最有趣的图画书之一。这本书用幽默的方式讲述了大与小、 强与弱之间的共存和包容。



  记者:纵观您的图画书作品,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一直在变化,呈现出明显的创新意识,您是着意于探索吗?为什么?

  薛蓝·约纳科维奇:我为 200 多本书画过插画,如果绘画方式 全部都是一样的,你能想象我的读者们会感到多么无聊吗?我不断地寻求新的绘画方式和叙事技巧,这样市场更容易接纳我,当然个人的挑战也极其重要。我深信,通过我的绘画,孩子们感受到了艺术的魅力,之后他们会很自然地被博物馆 和画廊所吸引。


  记者:您觉得童书内容有禁忌吗?

  薛蓝·约纳科维奇:我不是一个有禁忌的人。我们应该谈论所有事情,只不过在谈论时,对不同的人会使用不同的方式。


  记者:站在成人的角度回望童年,您觉得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薛蓝·约纳科维奇:大概是父母对我的理解吧。他们接受由我自 己来选择自己的兴趣,不管是职业方面,例如从 事绘画、漫画或者电影摄制等行业,还是生活中 的其他兴趣爱好。幸运的是,身边的其他人也尊重我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