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漾:图画书发展需要慢一点、专一点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叶梓
文章附图

  近两年,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迅猛,在出版数量及质量上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大量“中国元素”的加入打造出了一批优质的原创童书作品,原创图画书奖项也越来越丰富,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中国童书博览会以及在上海举办的上海国际童书展中,原创图画书都占有一席之地。对此,记者采访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儿童图书出版分社社长柳漾,请他谈一谈自己对原创图画书发展的看法。


记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贵社的原创图画书出版情况以及明年的出版计划。

柳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儿童图书出版分社成立于2015年9月,第二年开始推出原创图画书作品。我们大概在两个方向上发力,一是签约国际知名作者并经营其作品的全球版权,例如2016年9月达成合作的来自克罗地亚的著名图画书作家薛蓝·约纳科维奇,目前已出版其近二十部作品,也售出克罗地亚等地版权;二是精心挑选国内的实力派创作者,尤其是中青代,2017年1月推出了杨思帆的三本作品《奇妙的书》《呀!》《错了?》,截至目前,已荣获多项荣誉,包括2016年中国原创图画书TOP10、2017年全国十佳原创绘本奖、“2017中国最美的书”、入选2018年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主宾国插画展等。

  今年我们也在挖掘更多的创作者,包括近期推出的《咪咪噜外滩迷失记》的作者黄石等,相信2018年魔法象童书馆在原创这个方向会更加丰富,也更加精彩。


记者:您认为当前原创图画书出版市场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有什么优势?

柳漾:目前来看,原创图画书出版市场一片向荣。不断有人加入创作者的队伍,以前并不怎么关注儿童读物的也在关注这个板块,出版社也在不断挖掘优质的原创选题。不过,尽管当下是发展原创最好的时候,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可能带来许多的问题。比如,原创作品出版的急需,导致大家疯抢资源,几乎拉低了原有的出版门槛,出版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也更容易获得利益,与此同时,读者对原创的看法也有可能变了味。

  理性来看,我们应该顺着此时的大潮,挖掘适合自己的选题,做好每一本原创作品,高标准,严要求,培养更多的创作人才,同时让有些以往并不关注“小人书”的大家也加入到给孩子们创作的行列。只有这样,才能细水长流,出版更多的好书。



记者:在您看来,原创图画书与其他少儿读物的区别有哪些?对少儿的阅读成长有什么帮助?

柳漾:先说说我的第一点感受。原创和引进,只要是优质作品,就值得推荐给孩子阅读。谈及图画书和其他少儿读物的区别,很多,简而言之,图画书是一种适合低龄儿童阅读,尤其是作为培养阅读兴趣区间的最佳选择,它结合了文学、艺术、心理等,既成一体,又丰富多元。我们常说,图画书是文字和图画以及家长的声音的合奏,就像日本图画书出版家松居直先生说的那样,图画书只有在家长的陪伴下才会呈现它应有的模样与价值······我期待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家长通过图画书,看到孩子的世界,了解孩子的天地,然后,看着孩子一步一步地长大,成为我们期待的模样。



记者:您认为未来原创图画书的发展还应该在哪些方面发力?

柳漾: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最应该发力的就是对专业的图画书编辑的培养。图画书是一门综合艺术,很难说优秀的编辑不是专家,要看到孩子成长的方方面面,唯其如此,才能发现和挖掘更多的优秀的作家与画家,才能出版更多的优质的作品,也只有如此,才能向更多的家长传递图画书的点点滴滴。

  当然,我也希望借着全民阅读的潮流,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注意到儿童阅读,注意到图画书的艺术。准确地说,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孩子的世界,更多的大作家、大画家能够为孩子们创作,为孩子的艺术发声。

  我觉得在整体的氛围营造上,也可以下些功夫。以图画书的形式讲好我们的故事,这是一个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那么,让更多的人透过不同的角度关注儿童文学与艺术,比如越来越多的插画展,更多的人能够研究甚至批评我们本土的创作,这些都很重要。

  在西方国家,现代意义上的图画书的发展历经了近百年的时间,而我们只不过短短十余年,我们需要慢一点,专业一点,这样的话,我们才有可能出手不凡。在国内如此,在国际的舞台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