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龙:品味诗香,感受幸福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白玉静 才佳玉
文章附图

  王子龙,河北石家庄人,文学学士,历史学硕士。他从小即对古诗词钟情,小学时看完四大名著,初中背过《红楼梦》所有诗词,高中开始发表作品并获奖。一心想读文科的他高中时阴差阳错进了理科班,却“一意孤行”自学文科,以社会考生的身份参加高考进入石家庄学院中文系。现为石家庄学院教师兼石家庄学院图书馆阅读推广人。2015年参加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节目,并蝉联6期擂主;2016年参加广西卫视《收藏马未都》,获得周冠军、月冠军;2017年参加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节目,荣获季军,并得到“万词王”的美誉。雅好文学,略通经史,时刻以诗词文化激励自己成长,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

  近日,王子龙老师出版了新书《你若幸福,必有诗香》,借此机会,记者特别采访了他。


  记者:您的新作名为《你若幸福,必有诗香》,在您看来幸福”和“诗”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您创作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王子龙:我新书的书名定为《你若幸福,必有诗香》就是要向读者提供一种追寻内心宁静与幸福的途径:那就是走进古诗词的世界,嗅着诗香,体会幸福。这部书还有一个副标题叫“温习最美唐诗”,这些唐诗经过千百年的积淀,始终激励着我们中国人昂然前行,得意时我们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豪迈,失意时我们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情,送别友人时我们可以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吐露心迹时我们可以说“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就是唐诗给我们的诗意人生,已经化进了我们的血液,成了我们民族特有的情感表达方式,成为了我们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源泉。

  其实我在很多讲座中都提到过,现代人为什么要学古诗词,现代人为什么还要走进千百年前唐诗宋词的世界?答案有很多方面,但最主要的一点就在于现代人在快节奏、高压力的工作环境中,内心难免浮躁、紧张,从而越来越难以体验内心安然带给我们的幸福。

  我要传递的就是这样一种理念:从诗香中获得幸福,走进古诗词的世界,领略古人的博大与悠然,汲取古诗词的正能量,让我们更好地完善人格,净化心灵,过滤浮躁,从容地体验生活之美,感受幸福,从而更好地去过现代生活。

  我在渤海大学读硕士时,导师崔向东教授经常告诉我一个历史研究的理念,那就是走进历史是为了走出历史。毕业这么多年,我始终记着崔老师的这句话,所以一句话总结我这部书名字的含义,那就是走进古诗词,做好现代人。


  记者:您的新作将每首诗都置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进行解读,您认为“诗”与“史”的关系如何,“读史”是否有助于进一步理解诗的精髓?

  王子龙:我经常告诉学生们的一句话就是:左手诗词,右手历史,两手相握就是幸福完整的诗意人生。诗词的背后是历史,历史的浓缩是诗词。诗歌可以看作另一种形态的历史,杜甫的诗历来就被称为诗史。

  比如要想了解安史之乱时期动荡的时局对唐朝社会生活的破坏到底有多恐怖,单纯读史料《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都会有相关记载,但往往是概括性的话语,不够直观、生动,读者很难有立体式的体验。而读杜甫的《石壕吏》,就能从“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等诗句中,深切地体会安史之乱时的民不聊生,因此诗歌是历史的有益补充。

  所以我的书里,每一章开头都是一首经典唐诗,然后串起一章的历史故事,我本人是文学学士、历史硕士,也验证了文史不分家。


  记者:据诗词大会官方简介,您的诗词储备是6000首,您是用什么方法来记忆这些诗词的?

  王子龙:央视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节目深受观众喜爱,我很幸运参与了节目的录制,能够借助央视这个国家级平台推广诗词文化,我很荣幸。读诗背诗是个人的爱好,是教书育人的需要,是弘扬传统文化的责任,我并没有像数学统计那样精确计算到底背了多少首诗词,只能是算个大概。

  应该说参加诗词大会的选手们诗词储备量都很大,几千首的诗词储备应该都具备,否则也通不过严格的筛选。我记忆古诗词最好的方法都写在这部书里,那就是把诗词和它背后的历史文化相结合,立体式地记忆古诗词。


  记者:通过近几年的诗词比赛,您已然成为了一位文化名人,更有了“万词王”的雅号,这些经历对您的工作及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王子龙:这些年我参加了一些电视文化节目,除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外,还在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节目中蝉联过几期擂主,在广西卫视《收藏马未都》栏目中拿了周冠军和月冠军。随着这些节目的播出,我确实有了一些粉丝和知名度,特别是今年春节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让我被观众所熟知,媒体称我为“知名传统文化推广人”,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忙碌和充实,我不再仅仅为校内的学生讲诗词文化,开始到各地进行讲座,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每次讲座活动都有读者拿着我的书来找我签名留念,我很感动,但是央视送的“万词王”称号确实愧不敢当,这是形容我诗词储备比较多而已,大家也不要单纯追求背诵数量,以理解古诗词之美为主,体会诗词带给我们的幸福,这才是我们背诗的目的。


  记者:您曾被北京师范大学的康震教授誉为弘扬传统文化的师表,作为传统阅读推广人,您在近几年中作出了哪些努力,成果如何?

  王子龙:录制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还有地方台的文化节目时,也让我有机会结识了康震、郦波、蒙曼、马未都等知名文化学者,这些老师都对我不忘初心、弘扬传统文化给予了大力支持和鼓励,特别是北师大学者康震老师,在央视的平台对我进行了极高的赞誉,这些大家们的鼓励是我不断前行的动力。

  从今年春天起,我已在全国范围内应邀开办国学诗词公益讲座五十余场,听众累计几万人次。北至辽东的鞍山(辽宁科技大学),南至岭南的东莞(东莞图书馆),中到悠悠的水木清华(清华大学图书馆),无论是渤海岸边(渤海大学),还是洞庭湖畔(湖南理工学院),都有我弘扬传统文化、推广诗词阅读的身影。

  现在我这本书《你若幸福,必有诗香》由万卷出版公司率先出版,这又为我弘扬诗词文化提供了一个新的阵地,读书能够帮助我们走进诗意的人生。我作为一个地方院校的普通教师,能够被全国观众熟知,这不是我个人魅力有多大,这完全是国人的传统文化自信在回归,诗词的影响在扩大。我会始终不忘弘扬传统文化的初心,把校内课堂、校外讲座、电视节目、图书出版四大阵地利用好,继续传播诗词的魅力。


  记者:您的职业是图书馆人,对于这一职业您有哪些感悟和思考?

  王子龙:我是高校教师,也在图书馆工作过,属于阅读推广人。我很喜欢图书馆,那是读书的好地方。同时我利用我课堂的影响力,把好书推荐给学生,比如播出《芈月传》和《大秦帝国》时,我就把有关秦国宣太后和战国四公子的书推荐给学生,特别是《史记》对秦国的描写,更是在课堂上领着同学们阅读,那时选修我大学语文课的同学每学期都能爆满,还有很多校外读者来听课。

  我始终认为,课堂是做好阅读推广工作的一大阵地,我们的阅读推广人,特别是高校图书馆的阅读推广人都应该能上课,这样才能把好书更有效地推荐给读者,才能更好地去指导阅读。

  在2016年1月1日的《图书馆报》上刊发了一篇我的文章《我们需要全新的阅读推广人》,详细探讨了阅读推广人的能力构成和素养,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参考。



  记者:您认为是否有必要从低幼儿童开始学习古诗词,这会对他们的人生产生怎样的影响?

  王子龙:我在小学和幼儿园讲诗词之美时,经常跟一些优秀的校长和园长探讨这个问题,我认为古诗词学习完全可以并且很有必要从低幼儿童开始。不必担心儿童的理解力问题,我们不要低估儿童理解历史情境的能力。我们只需要将一首首唯美的诗词呈现给孩子们,用孩子们能听懂的语言适当介绍诗词后边的历史背景,让孩子们先背诵,然后再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去体悟,这样从小训练孩子们的古诗词素养,会收到很好的人文教育效果。



  记者:请您推荐几本适合学生阅读的古诗文书籍,并说明推荐理由。

  王子龙:给大家推荐三本书。《千家诗》,这部书是清代的蘅塘退士选编《唐诗三百首》之前很流行的古诗背诵教材,它不局限于唐诗,历代诗歌都有选录,很适合学生阅读、背诵。

  《唐诗三百首》,这是学习唐诗的基础,从五律到七律,五绝到歌行,体裁完备,建议大家认真背诵,反复吟咏。

  为配合《唐诗三百首》的学习,就是推荐我这本《你若幸福,必有诗香》,书中的经典唐诗从初唐到晚唐都有体现。而且我当过多年的中学老师,书中选取的最美唐诗都是中考、高考课纲之内的重点诗歌,诗歌背后的历史也是高考着重考查的历史事件和脉络,这本书是深入了解唐诗之美和历史文化正能量的合适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