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社区图书馆员学习阅读推广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 布子

  公共图书馆中,未来能够主动为读者提供服务的重点部门,一定是社区图书馆,这是笔者在不少场合说过的。“打通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是近年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重中之重。“最后一公里”,一定是离百姓最近的地方。

  我认识一位在社区的红月亮儿童图书馆工作的于老师,他应该是众多优秀的社区图书馆员的代表。连着好一阵子都在听于老师说:早上好,今天是×月×日,星期×,天高云淡,祝大家有个好心情。你快乐吗?你快乐,家人就快乐,同事也快乐。听故事也是阅读,每天10分钟,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收获。分享故事,会产生新的理解、新的动力、新的感受、新的决定,于是,你变了……

  想不到吧,这是一个普通的社区图书馆员说的,却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淳朴,满是洋溢善念的本真。还有想不到的,于老师是一位年过六旬的央企离休干部,在社区图书馆只做过三年,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来红月亮,我浑身越来越轻快,感觉自己获得了重生”。

  而一直苦苦探寻办馆经验和模式、总想着“博采众长”的该馆馆长居然会从于老师的变化上找到真经:

  “我感觉民办图书馆最大的生机是图书馆员”

  “亲切、专业、有爱、乐于读书、乐于分享”

  “因为热爱而从事这份工作,也因为这份工作,有责任感和使命感”

  “阅读推广首先是人和人的联接,其次才是人和书的联接”

  ……


  于老师在馆里馆外居然有很多“粉丝”,图书馆小编在公众号上推出《他是图书馆里的“扫地僧”,我们都欠他一个最深的拥抱》的文章后,随即招来“粉丝”们的回应:


  “满满的都是情怀,他用真诚打动人心,用责任体现价值,用坚持推广阅读”


  “每每见到他精神爽朗地给读者推荐书籍,就心生敬佩。一本本好书,就这样因为他这么好的图书馆员而与更多的人相遇了,这是每本书的幸运,更是每个读者的幸运”


  “从红月亮带走的第一本书《幸福的种子》就是于老师推荐的,短短几分钟谈话,我已经深信他了解孩子、爱孩子,是真正的‘育儿高手’!


  “每次去红月亮,看见于杨叔叔在,我就安心”

  ……


  能让眼睛雪亮的居民百姓点赞夸好,一定是他们被自己享受到的满足感动了。

  能将人生的体验与感知蓄积于个人阅读感悟中,辅以对馆内藏书中已经熟知的图书内容的理解,通过寻常话语与他人推荐和分享,这是以于老师为代表的图书馆员的常态行为。

  其实在公共图书馆中,像于老师这样的馆员为数不少。可为什么一名社区图书馆员,却会赢得当下“最挑剔也最懂行”的居民们的厚爱呢?

  我赞成那句话,“阅读推广首先是人和人的连接,其次才是人和书的连接”。话中的意思该是这样:图书馆的大门是向所有人敞开的,无限敞开便有无限可能,但可能变为现实,却是以进得门来的人愿意不愿意成为读者为重要前提的。不爱阅读的人,不能说他生活得不幸福;爱阅读的人,可以说他生活得更幸福。

  正是这种对阅读的态度选择,决定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天然成为图书馆的读者。图书馆员与居民百姓未有交集,怎能会与馆中藏书连接得上?

  有些时候,人们愿意用图书馆的“人气”来评价图书馆工作的好坏,笔者以为这不失为一种偏颇的观点。

  拎着菜篮子的路过图书馆的居民,到馆里歇歇脚,甚至把菜择净,于图书馆而言体现的是一种人文关怀。

  于居民而言,却有着两种选择:要么存放好菜篮子进入阅览室阅读,那他此时即成为读者,理应享受图书馆的服务;要么歇息充分,转身就走,那还是回归寻常百姓的身份。由此,即使歇脚的人再多,只要没有阅读行为,就代表不了人气旺盛。这应该是个常识。

  眼下许多阅读推广,侧重的是人与书的连接,这不能说不对。但阅读推广的首要,人与人的连接。只有双方心理上出现了感应,才会有人与书的连接,这也是常识。人的彼此感应和接受,感召是介质。所谓让个人影响个人,让妈妈影响妈妈,让家庭影响家庭云云,正是此理。

  感召出自何处?个人的执念,特别是图书馆员的执念。因为社区图书馆离居民百姓最近,馆员的言行人们看得最清,感受最深,影响自然也最大。以前听某人说过,“一个故事妈妈就是一座流动图书馆”。初听时我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有些夸张。现在想想,所言极是。

  要总结以于老师为代表的社区图书馆员的优点,不难。

  学识渊博,书读得多就好;

  平易近人,主动接近读者就好;

  和蔼可亲,真诚待人就好;

  乐于分享,把自己知道的阅读经验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人就好;

  持之以恒,如果有那么一件让你认为有意义又正确的事,坚持一天、再坚持一天就好……

  其实这样的词句太耳熟能详了,具备这些优点的图书馆员,在公共图书馆界也见得到,只是不够多而已。

  一年半前,笔者曾参加过一次关于图书馆利用的专题座谈会,谈及社区图书馆。大多数人谈到,到馆读者多是以阅读报刊为主的老年人,人数寥寥。是啊,朝九晚五的开馆时间,周末极少开馆,馆员多为兼职,该说啥呢?要是社区图书馆员都是于老师那样的人,是不是会吸引更多的居民百姓走进他们“家门口的大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