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图书馆教堂”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编译】马骊

  圣彼得堡建立了“图书馆教堂”,这是一所专门用来收藏最珍贵图书的图书馆。馆内现藏有16-19世纪世界各国出版的五千余册经典之作。对俄罗斯本土文化来说,这些藏书是稀世珍宝,所以格外有意义。

  这所私立、为小众读者服务的图书馆获得“图书馆教堂”称谓实至名归:图书馆建筑是一所哥特式风格的中世纪城堡,是一个家庭式教堂。馆内陈设——拼成图案的彩色玻璃、壁画、装饰用的手工织物、家具用品、忏悔室、用著名图书专家肖像建成的圣像壁,还有楼梯和护栏等等,所有细微之处都充满了浓厚的教堂气氛。

  图书馆创建人的理念:人书合一,最适宜人和书的私密深度会晤,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帮助人们尽快沉浸到书的奥秘之中。

  “天堂是图书馆的模样”——博尔赫斯关于“人类灵魂的真正港湾”的思想在图书馆落地,发出回音。已经过去的数个世纪的思想和声音被写成优雅的字母和端庄的文字,留存在精美的封面里,伴随着沙沙作响的书页声,呼唤、引诱着人们走进图书王国的深处。

  “总有一些书堪称经典,这些书经过了时间淘洗,经过了几代人审视。”哥特式图书馆创建者自己如是说。摆在书架上的书,历经十年的收集、遴选,为的是入藏的每一本书一定是名副其实的俄罗斯图书瑰宝。

  通过“图书馆教堂”大门,进入图书热心传播者的圣殿——各个时代、各个民族名著收藏室。在穿透拼成图案的彩色玻璃照射过来的微弱光线下,逝去的思想家、作家、出版家、图书收藏家、印刷术专家们簇拥着访问者。

  这个阅览室收藏有俄国内著名历史学家的著作,如В.Н.塔季谢夫、М.М.谢尔巴托夫、Н.М.卡拉姆辛、Н.Г.乌斯特里亚洛夫、С.М.索洛维约夫、Н.И.科斯托马罗夫、В.А.比利巴索夫、Д.И.伊洛瓦伊斯基、В.О.克柳切夫斯基、И.Е.扎别林、Н.К.希尔德……大公尼古拉·米哈伊洛维奇等等。

  战争专题图书阅览室引领访问者进入阿尔图尔国王的中世纪城堡。

  在那里,你会和12位骑士结伴,围圆桌而坐,聆听战争的厮杀声和胜利的雀跃声;感受军事远征的艰辛;敬仰无畏的勇敢和高尚的尊严;崇拜炽热的爱情和不渝的忠诚历史故事。

  这里收藏的图书充满了时代气息,当然,不仅仅局限于中世纪。这些珍本藏书、工具书、文集资料都和俄罗斯帝国军队的历史有关,是研究军队、军备武器、军事战争、军事教育各个方面历史的好地方。

  “探险家、朝圣者、外交家、商人、旅行者,包括海盗,他们为建设地理知识宝库作出了巨大贡献”——旅游专题图书阅览室这样定义。

  在这里,你可以按照罕见的藏书、图册提供的线索,到还没有被现代图书爱好者开发、探寻、旅行过的地方完成一次探险旅游;你可以阅读《船长》杂志,和船员们一起度过环球旅游的日日夜夜;你还可以了解土著人的风俗民情和生活习惯。展开地图,翻阅图书,你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身临其境于“地理大发现时代”的真实世界之中,体验当时的旅行感觉。

  这还远远不是全部。通过“图书馆”教堂收藏的有价值的图书,可以较为详细地研究国内和国外某个时期你以为最有意思的历史事件。

  这些藏书有:宗教历史和教堂历史图书;俄罗斯皇帝仪式图册;美术、建筑和建筑学、戏剧图册;绘画和文学艺术杂志……

  访问者在尖顶天花板下的柞木书桌前就座后,抑或阅读有关阿尔图尔国王的传说作品时,一定是在熟知的阅读领域之外,为自己又开垦出了一片崭新的天地。

  图书是心灵起航的发动机,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能够超越时空、常谈常新的阅读载体。10~20年过去了,大多数人丢掉了阅读纸本图书,在翻阅图书的沙沙声中收获满足感、在书柜环绕的环境中追求心灵慰藉的习惯。

  “图书馆教堂”,作为一种新的文化空间,得到公认,成为人们流连忘返、暂时逃避空虚、规避数字技术世界侵扰、浸润心灵世界、感受触摸图书原始魅力的可去之处。有可能,这一成功经验会启迪一些人建立个性化的、私立或者家庭图书馆。

  到“图书馆教堂”,不论是参观,还是阅读,可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易行。参观,需要打电话或通过邮箱提前预约,预定日期和时间。在镶嵌式窗下,在古旧家具前享受阅读,阅读时间一次最长为4个小时,获得这种满足感,需要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