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图书馆对行政化之爱恨交加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艾致

  高校行政化一直为社会所诟病,高校图书馆身处其中,无疑深受其害。

  馆长们聚在一起对图书馆在高校中的地位吐槽时,常常要说起两件事:一是经费,二是人员,图书馆明显处于劣势。尽管图书馆大楼多在大学校园的中心,作为教学辅助部门的图书馆却是自然被边缘化的。

  图书馆馆长们大都是从校内的教学或行政部门轮岗而来,横向和纵向对比后当然是感到不平。图书馆工作人员中,老弱病残和上不了课的情况,在图书馆学专业期刊上公开发表的论文中早已经是司空见惯、没有任何忌讳的了。

  但是,吐槽归吐槽,论文数据再翔实、论证再雄辩,也没有什么用,高校中掌握人事大权的行政领导另有考虑,他们不用看图书馆学论文,更不会让人事大权旁落。

  图书馆馆长们对每年上报纸质图书的数量也是颇有牢骚。现在纸质图书流通量下降得厉害,新建的图书馆大楼,没几年就快被不断新购的纸质图书填满了,不但畏于指标不敢剔除没人看的旧书,而且窟窿还一直无法填上,成为学校领导和馆长们的心头之患,共同望书兴叹。行政主管部门也不满意,高校图书馆到底有多少书? 要什么书? 不清楚。

  各方都不满意。部分馆领导认为,最佳解决办法是教育主管部门对高校图书馆进行评估。在评估的指挥棒下,图书馆向学校要求什么人力物力,还不是手到擒来? 学校领导自然会听命于教育主管部门。体育评估、后勤评估等的效果摆在那里呢。

  但部分馆领导不认同,担心现有馆藏等弊端将进一步扩大;还有部分馆领导本来就是行政轮岗来图书馆暂时过渡一下或等退休的,不想为了评估折腾掉半条命。

  如果说对行政部门主导的评估,高校图书馆内存在分歧,那么对于行政部门能够盖章的课题项目和奖项,则无一例外地表示出强烈的要求。

  没办法,图书馆行业组织的课题项目和奖项虽然是行业内的,但学校对此给予奖励时,要么不认,要么降等——行政部门盖的章是真灵。职称评审也是一样。因此,加强公关,力争行政部门有定向课题项目和奖项,应该是高校图书馆人的共识。

  问题在于,如今各级高等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将进一步推行简政放权,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以前教育部有规定,图书馆经费应该占高校事业经费的5%,但是因为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这一规定被取消。

  虽然图书馆人一再呼吁,想通过教育部图工委制定的规程重新写上这一比例,但是教育部坚持认为,应该由高校自主决定图书馆经费的多寡。

  早在1998年实行政府机构改革时,“淡化行政色彩,突出行业指导作用”,教育部取消了教育部图工委的前身——全国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这一事业单位。现在教育部图工委只是一个专家组织,只是虽然图工委领导不再由教育部相关领导担任, 但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专家大多是“知名”或“龙头”高校的图书馆馆长,轮岗到图书馆的时间并不长。

  当然,绝对不能因此低估各级高校图工委的作用。行政化思维下,高校图工委隶属于教育主管部门,要比隶属于中国图书馆学会这一学术组织更能得到各高校的认可,各高校图书馆也主要参加各级图工委组织的活动。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是由图工委制定的,各级教育主管部门要了解各高校图书馆的情况、听取高校图书馆行业的建议,也主要通过各级图工委。

  结果就造成了目前这样的局面:图书馆由于不属于行政和教学部门,而处于边缘化的境地,行政化的馆长们难以通过专业化彰显图书馆职业的价值,便想方设法要求学校增加投入,以凸显图书馆和其职位的重要性,而途径只能是通过行业组织借行政主管部门来强制高校。

  条件较好的“知名”或“龙头”高校图书馆所定的标杆自然高,导致其指标值对于某些高校图书馆来说是恰恰好,但对于其他大多数图书馆来说是揠苗助长。要摆脱由此带来的困境,条件较差的高校图书馆又只能再寄望于行政力量。

  很明显,高校图书馆行业尽管对行政化爱恨交加,但已经形成路径依赖,就像中了魔咒,今后恐怕更加难以避免。

  如何来破这个局? 深化改革,以专业化、职业化去行政化。

  高校图书馆是学术机构,各级图工委是专家组织,结合图书馆实践的图书馆学的学术性,应该是其最重要的特征。即使现有行政化体制下变革依然要靠行政力量来推动,各方也要认识到去行政化的改革大方向,行政和学术各有侧重,互相支持。

  高校图书馆的发展应该建立在认认真真的对学术研究探讨的基础上,百家争鸣,让更多的图书馆学专业人才脱颖而出,加强国际交流,这样才能突破现有局限,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提供行业发展的专业化建议,促进高校图书馆事业的科学发展。

  图书馆行业只有依靠自己的专业化和职业化,才能赢得行政部门和读者的认可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