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是需要“润养”的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邓少滨

  读者对图书馆怎么看

  曾经与一位“90后”聊读书,聊图书馆。他说,图书馆一定是需要用的时候,才会去,查书查资料方便。借的几本书有重量而嫌烦,不愿意拿在手里拎着;要去借书的图书馆距离远也嫌烦,宁肯宅在家里而不愿意离开家门一步。这样的嫌烦,竟能成为个人远离图书馆的理由,你会想得到吗?

  说到日常的读书,他会把“星巴克”当首选,因为那里的氛围好,咖啡的口感也喜欢。还特意强调,虽然读书在意个人的舒适感,但不代表是个咖啡馆就适合读书的。

 问起他平常读什么书时,回答也干脆:纸本书不读的,太麻烦了。

 想想,挺尴尬的。能把在咖啡馆里读书的感觉讲得头头是道,自己居然不读纸本书。明知利用图书馆对个人有益,却不肯进图书馆的门,何解?

 咱们图书馆人可正在铆着劲儿努力着,要把图书馆变成“城市大书房”“城市会客厅”甚至“创客空间”的,就是“图书馆+咖啡馆”的创新模式也让咱们兴奋了好一阵子。若把那“90后”的话当了真,岂不是被人泼了一身拔凉拔凉的冰水?

  图书馆人是见不得自家冷清的。某位业界“大咖”就曾坦言:大量的事实证明,一个好馆长,就能把一个机构带起来。什么叫好馆长?首先能把人气搞起来。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缺乏人气,说自己搞得好、水平高,全都白搭。说起搞人气,通俗地讲,就是要把利用率指标搞上去云云。当然“大咖”说话是有特定的语境的,是分场合的。可白纸黑字杵在那儿,读者是当真的。

  对一些提升人气的举措,毫无例外地我很惶恐。比如惶恐读者们都到书店行使图书馆人授予的“图书采选权”,每次2本,每月一次,每本书按20元计算,一人全年购书款就得480元。

  若按一个基层图书馆有1万个持证读者计算,该馆此项购书经费至少得480万元。这数不少,该不会说这1万个持证读者不可能月月买新书吧?更不会说行使了权利的持证读者是读不完这24本书的吧?当然,这惶恐或许有些夸张了,但毕竟还是有可能的。


  进得门、用得好

  留得下、愿意来

  让寻常百姓“进得门、用得好、留得下、愿意来”,应该是检验公共图书馆服务效能的最基本的标准。

  “进得门”,是说公共图书馆的门槛儿现今已经跟门外的地表同处一个水平面了,根本用不着抬腿就能走进来。

 

“用得好”是说读者熟知图书馆的功能,知道自己想找的书在哪个区位,咨询疑惑会有馆员主动解答,线上线下与馆方沟通顺畅。

  “留得下”,是说读者跟图书馆的联系多,连接密,直白地说,就是把图书馆当成了自家的“第二起居室”,进出自如。

  “愿意来”,是说读者把图书馆当作对接自己文化需求的首选之地,除了日常借阅图书、浏览报刊来图书馆外,对馆里举办的各类阅读推广活动(特别是专题讲座)也踊跃参加,不止场场不落,还呼朋唤友相互告知分享。这样的读者越多,馆里的人气自然就旺。

  可是,能有这样稳定的日益增长的读者群体,非一日之功。“浸润心田,静待花开”,搁在哪儿都适用的最耳熟能详的一句话,用在阅读推广上更能体现出其张力。

  无论花开得早晚,乃至长成参天大树,“润”,是功不可没的。“润”,有“加油或水使之不干枯”的意思,我以为这恰可做“养”字讲。

  还是以我熟悉的少儿图书馆说事吧。

  多年前,我曾见过一位每到周日就带三个孩子来馆参加读书活动的母亲,极少缺席。最大的孩子是5岁女孩,老二是4岁的男孩,最小的不到2岁,即使被母亲抱在怀里也不那么安分。

  老大和老二时不时整出些纠纷来找当妈的评理,可那位母亲正搂着老三坐在场地里,跟十几个五六岁的孩子一起随着讲课的外教老师一板一眼地念单词、唱歌、做折纸,丝毫不理会两个大孩子说什么。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母子们规规矩矩参加活动,每次活动结束后,都是一家四人离开的。就这么周而复始地延续着,全然不顾周围那些来自家长的、馆员的(也包括我的)诧异、惊讶、疑惑甚至嘲弄的目光。

  偶尔也会遇见孩子的父亲,总是穿着灰白色的牛仔装,背着双肩包,把老三轻轻放下,跟那位母亲悄声说上两句,即快步离开。

  可惜外教的课只上了半年多就换人了,我也再没看到母子四人来馆的情景。直到有一天在馆门口有个小男孩主动跟我打招呼,我才认出他就是那家孩子里的老二,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

  他很得意地告诉我,他和姐姐都有读者证,经常来馆里借还书,还上网呢。他是笑着离开的,看得出他对馆里的一切很熟悉,神态也从容,一副在图书馆里长大的孩子模样。

  是,没有三五年的时间,图书馆的读者是“润养”不出来的。没有一种笃定的执念,是很容易放弃的。不由自主地,我想起怀抱手扯三个孩子来馆听课的那位母亲,那么执拗地把图书馆当作孩子们最应该来的地方,把图书馆当作种子植埋在孩子心中,静待花开。

  我曾在农村小学分馆的开馆仪式上对孩子们说:有了分馆,你们可以跟城里的孩子在同一时间看到同样的新书;你们用读者证借还书,会知道图书馆是怎么用的;你们会用图书馆了,以后遇上比现在更大的图书馆,也不会感到畏惧和慌乱,能自如轻松地利用图书馆。

  

  10年润养的愿望

  这三个步骤走下来,算不算是一种“润养”呢?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家长们走进图书馆,帮着孩子挑选自以为适合阅读的书刊光盘,带着孩子穿梭于各个阅览区,参加馆里举办的大大小小的阅读推广活动,满怀期待地问着馆员还有什么样的活动可以让孩子参加。

  此时,内心又涌动着按捺不住的希望:能不能花上10年时间,通过图书馆的“润养”,让孩子成为合格的“进得门、用得好、留得下、愿意来”的读者?毕竟图书馆的“润养”是需要传承的,毕竟眼前那些带着孩子走进图书馆的家长中的绝大多数是有过图书馆利用的体验的。

  可是,每每看到家长们一边瞅着孩子精心选好的自己中意的图书,一边数落着孩子总看这些闲书有什么用的场景,或者孩子看得津津有味,家长在一旁拿着手机埋头刷屏的场景,乃至孩子专注参与读书活动,相熟的家长在一起闲聊的场景,我是真的急啊。也劝阻过,但家长们压根儿就不在乎。

  图书馆里的读者“润养”,是需要家长的示范作用传承的。家长不看重图书馆,孩子自然不会把图书馆当最重要的阅读场所。纵使自己有阅读需求,会把图书馆当个人阅读的首选地吗?

  也有精明的家长,在图书馆的书目推荐中知道该让孩子读哪些经典书,于是手指动动,直接网上购书,省了从图书馆拎书回家的气力,也不再担心借书超期会缴滞纳金了。貌似方便了自己,其实是慢慢疏远了与图书馆的关联。

  读者与图书馆间拉开的越来越长的距离,意味着家长们主动放弃了图书馆对自家孩子的“润养”。这样的家长多了,孩子眼里的图书馆自会无足轻重的。

  由此,我也怀疑,10年图书馆的“润养”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此间,还是想起一位通过小众式阅读推广,致力于城市文化精神深耕的诗人说过的话:做文化,实际上是做积淀的功课,所期待的那种美好的结果,我们这辈子兴许都看不到。也正因为如此,需要一代代同道中人不懈努力,滋养这个城市的同时,也滋养着我们自己。

  图书馆的读者润养,何尝不是如此?

  我不气馁。一是图书馆人一直持续不懈地努力着,已经润养出了一代对图书馆有了清晰认知的读者。这一代已经为人父母的读者又开始带着自己的子女走进图书馆。虽然有着种种不如意,终归开始了对图书馆利用进行新的体验和认知,这才是图书馆人气聚集的前提。

  二是《公共图书馆法》已经正式实施了,这是对人的文化权利行使的法律保障。正如杭图原馆长褚树青所说,“公共图书馆就应该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来并且都喜欢来的地方”。

  让读者通过一次次体验,慢慢润养好了,急不得。


【本文作者】邓少滨 大连少年儿童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