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馆员职业能力的思考
来源:图书馆报作者:图谋

  近年来我关注较多的是图书馆员职业能力研究,数字化网络化多元化环境下面临着许多新问题,再加上人事组织制度等系列变革, 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

  我自身是一名高校图书馆员,有着近20年的工作经历,并始终保持着对图书馆业界的观察与思考,始终积极与各类型图书馆同行交流与探讨。国内图书馆,利用各种机会实地参观学习过的有数百家;国外图书馆,我尚未有机会实地参观学习,但通过与国外图书馆及到访过国内的同行或直接或间接的学习交流,或多或少有一些感性认识。整体印象是,图书馆员职业能力状况是不容乐观的。

  不妨先说说自身作为一名图书馆员的职业能力情况。美国高校图书馆专业馆员的职业能力可以归纳为4大类:学历、经验、知识与技能、能力。我是一名省属地方本科院校图书馆的馆员,以管理信息系统专业本科学历入职,6年后脱产3年取得图书馆学专业研究生学历。至于“经验、知识与技能、能力”相对较为抽象,不便客观测度,自我评价也许只能用“马马虎虎”概括。

  我工作过的部门主要为技术部、参考咨询部,所承担的工作实际上是相当杂的,“因需而变”。比如刚入职的一年时间是在流通部书库,更多的只是因为书库相对辛苦,缺人,曾自嘲为“高薪临时工”一枚。虽然是刚入职,比临时工的工资会高不少,但干活质量实际上远不如其时数位干练的临时工,比如人家理架的速度快、质量高,保洁工作也做得挺好。我许多时候只是为稻粱谋,身不由己,往东也成,往西也就。故作“众人皆醉我独醒”姿态,是讨人嫌的。

  对于高校图书馆,2004年教育部印发《普通高等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指标(试行)》,2006年教育部印发《普通本科学校设置暂行规定》,为两份“重量级” 文件中“生均图书”“生均年进书量” 的要求,许多高校图书馆“累弯了腰”,甚至“扭曲” 了。因为高校图书馆馆藏发展政策主要是围绕上述指挥棒转,主动也好,被动也罢,不少高校图书馆动了不少“歪脑筋” 走捷径,对所谓图书馆专业性、图书馆员职业能力无暇顾及。

  图书馆领导人选及任期、人事分配制度改革、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及核心业务外包等,给“图书馆员职业能力” 造成了很强的冲击。有少部分馆搞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 但大多数属于困惑的、迷茫的或得过且过的。

  学术研究能“救”图书馆吗?当前,一方面是学术期刊同质化比较严重,另一方面是图书馆表面上学术繁荣而实际上事业危机四伏(最为突出的是青年馆员缺乏榜样引领)。学术期刊是“公器”,当前并不那么缺论文,缺的是职业精神与职业情怀。学术研究并不能从根本上“救”图书馆,让职业精神与职业情怀的养成助力图书馆员职业能力提升,或许是当务之急。

作者:图谋 淮海工学院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