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市“家庭图书分馆”:打通农村阅读“最后一公里”
来源:图书馆报

全民阅读,重点在农村,难点在农村,希望也在农村,农村这道难题如何破解,浙江省温岭市给出的答案是:开展“家庭图书分馆”建设。2016年初,根据中央两办全民阅读“六进”(进家庭、进社区、进学校、进农村、进企业、进机关)的要求和《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提出的实现城乡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的精神,温岭把阅读推广的重心放在农村,以建立总分馆制为抓手,大力开展“家庭图书分馆”建设,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到2017年底,已建成200家家庭图书分馆,其中七成在农村。今年,计划再建100家,到5月底已建成30家,实行线上线下同时服务,并采取物流配送图书到家的方式。

何谓家庭图书分馆?是指志愿者在自己的家里或机构设立图书分馆,以“公共资源+社会力量”义务为邻里和社会开展阅读服务的一种总分馆制模式。家庭图书分馆被纳入市图书馆借阅服务网络平台,与市图书馆联通,实现图书“通借通还”,汽车图书馆为其配送图书,并实行现代技术和数字资源互联共享,是总分馆制的有机组成部分。

家庭图书分馆具体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纯家庭型,占70%;一种是机构型,占30%。


微信图片_20180710142824.jpg

毛新兰家庭图书分馆


比如“新温岭人”毛新兰的家庭图书分馆是一家纯家庭型的分馆,她就在自己家里的一楼开设了一个50平方米的借阅区,自筹图书300多册,向市总馆借书9882册,每周开放时间3天15个小时,她自己在家自己借,自己不在老公借,老公不在女儿借,2017年二次借阅量达到9603册次。毛新兰是市中医院护士,她还经常结合自己的特长为读者开展健康知识讲座。

再比如金玲语言艺术培训中心家庭图书分馆,是一家“少儿语言艺术培训+家庭图书分馆”的机构,该机构(分馆)总面积800平方米,装修费高达300万元,阅览座位260个,是一家规模较大、档次较高的机构型家庭图书分馆。

家庭图书分馆的创新有以下三点:

阅读服务体系的创新。家庭图书分馆与过去的家庭图书馆虽然仅一字之差,但有着本质的区别。过去的家庭图书馆是藏书楼,不对外开放,构不成阅读服务体系。现在的家庭图书分馆对邻里和社会开放,是阅读服务体系的一个层级,与市、镇、村图书馆一道构成“四级”阅读服务体系。市总馆与家庭图书分馆有着明确的分工,市总馆负责“八个统一”:标识、资金、采编、配送、一卡通、数字资源、规章制度、管理培训;家庭图书分馆承担“五项职责”:馆舍、设备、资金、人员和服务。彼此做到统分结合,既发挥“公共资源”“统”的优势,又激发“社会资源”“分”的活力,两者互为补充,相辅相成。

目前,我国的阅读服务体系从国家到省、市、县、乡镇、村(社区)一共有六个层级,如果再加上“家庭”这个层级,原来的六级格局将改写为七级格局。

阅读服务模式的创新。过去的阅读服务基本上停留在单一的公共服务上,政府统包统揽。家庭图书分馆的建立,打破了公共服务政府一统天下的藩篱,让社会资源参与进来,阅读服务模式由原来单一的公共服务变成“公共服务+社会服务”,符合《公共图书馆法》提出的“公共图书馆服务网络建设坚持政府主导,鼓励社会参与”的正确导向。这样做,不仅让公共图书馆的资源“走出来、用起来、活起来”,而且可以充分利用社会资源来弥补公共资源的不足。

据统计,截至2017年温岭市200家家庭图书分馆向市总馆借书11.8万册次,二次借阅43.5万册次,开展各项阅读推广活动342场,服务读者58.2万人次,合计自筹图书11万余册,馆舍面积2万多平方米,服务人员达200人。以上这些,政府并没有投入一兵一卒,一分一厘。


微信图片_20180710142827.jpg

林辉家庭图书分馆


阅读服务供给侧改革的创新。城乡阅读服务均等化,这个口号喊了多年,但难以找到真正有效解决问题的办法。实现均等化,必须要从供给侧来考虑,关键在于实现城乡阅读服务的均衡供给。我们到农村“开疆拓土”,把家庭图书分馆建到广大农村,建到海岛渔区,建到边远落后地区,就是加大了对农村、渔区和落后地区阅读服务的有效供给力度,把短板拉长,让乡下人享受到与城里人一样的阅读服务。只有如此,均等化才不是一句空话。

家庭图书分馆建设的成效是十分显著的。这就是彻底打通了农村阅读“最后一公里”,有效地推进了全民阅读。全民阅读卡脖子就卡在农村和落后地区,“农村一公里”就是“最后一公里”,“农村一公里”打通了就是“最后一公里”打通了。家庭图书分馆是阅读服务的最后一站,最接地气,只有把家庭图书分馆建到广大农村,建到千家万户,让星罗棋布的阅读服务遍地开花,才真正、彻底地打通了阅读服务“最后一公里”。

自2016年创建家庭图书分馆以来,温岭市图书借阅量大幅递增,据统计,2015年是65万册次,2016年达到98万册次,2017年攀升到149万册次,实现全市人均借阅一册的奋斗目标。

家庭图书分馆的社会评价很高。家庭图书分馆到底好不好,最终应该由读者说了算。家庭图书分馆就在家门口,很近;开放时间根据读者需要随机而定,方便;左邻右舍端着饭碗说这本书好、道那本书有用,温馨。广大读者对家庭图书分馆一片叫好,温岭市建立的200家家庭图书分馆全部采用自愿申请方式,没有命令,没有补贴,目前普遍运行良好,借阅踊跃,人气很旺。


微信图片_20180710142831.jpg

何荣富家庭图书分馆


每年会对家庭图书分馆实行年度考核,评选出十佳,并在“世界读书日”予以隆重表彰。如十佳之一的何荣富家庭图书分馆,自筹图书200册,村民赠送1000册,2017年向市总馆借书5000多册,二次借阅达到1万多册,他还建立微信借书群,开展剪纸、陶泥、安全讲座等各项读者活动23次,邀请专家讲座,如徐雁教授就坐在硬板凳上为村民讲课,老百姓高兴得不得了。何荣富是渔区的义工队队长,在当地享有很高的威望,他承诺,今年由他负责在渔区(包括渔船上)建立20家家庭图书分馆。

微信图片_20180710142833.jpg

谢兴联家庭图书分馆


再比如谢兴联家庭图书分馆,他拿出600多平方米的新婚房子和场地建立图书分馆,馆藏图书4000多册,该馆除了向邻里开展图书借阅之外,还免费为读者开展活字、雕版印刷等传统文化体验活动。

家庭图书分馆不仅具有推广的必要性,而且具有推广的可行性。当前,我国在阅读上的主要矛盾是广大群众对阅读日益增长的需要与阅读服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建立家庭图书分馆就是解决这个矛盾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和途径。因此,推广家庭图书分馆的意义不言而喻。

家庭图书分馆门槛并不高,我们定了六条标准:15平方米以上;自备图书60册以上;服务人员1名;每周开放时间10小时以上;年借阅量300册次以上;配备手机或电脑借阅。家庭图书分馆建立的难度也不大,因此,在试点的基础上逐步推开,也是完全可行的。

温岭地处浙江东南沿海,是个县级市,常住人口137万,民营经济比较发达,2017年在全国百强县中排名第21位。进入新时代,温岭市将以党的十九大精神、《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和《公共图书馆法》为指南,以从容、豪迈的姿态和脚踏实地的作风,把家庭图书分馆建设纳入市委、市政府乡村振兴的重大战略,把阅读服务体系建设上升到党委和政府层面,计划每年建立100家家庭图书分馆,通过“十三五”“十四五”两个五年规划的努力,到2025年,全市建成1000家家庭图书分馆,形成一张“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全民阅读服务“天罗地网”,覆盖整个温岭城乡大地;与此同时,将“人脸识别自助借书”“手机面对面借书”“浙江省图书馆U借书快线”“微信扫码借书”“浙江省联盟通借通还”等手段在家庭图书分馆中普遍推广应用,让家庭图书分馆插上现代技术的翅膀。到那时,家庭图书分馆不只是停留在公共阅读服务的延伸和补充上,而且将成为广大农村和落后地区阅读服务的主阵地、主力军。一个现代化的城乡阅读服务体系真正形成,“全民阅读、书香温岭”才会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