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梅:抓根本,谋长远,求合作

中山纪念图书馆把激发市民阅读兴趣、培养市民阅读习惯、培育阅读社会风尚、推动全民阅读作为图书馆核心业务常抓不懈。把提高市民图书馆意识和利用能力、提高阅读意识和阅读素养、提高信息意识和信息素养作为抓手,面向各群体,多层次、全方位开展阅读推广和阅读服务。中山纪念图书馆深深认识到,认知发展规律及精神发育黄金期对培养阅读习惯和兴趣至关重要,因此,高度重视阅读要从娃娃抓起。


微信图片_20190505144256.jpg

吕梅

中山纪念图书馆馆长


首先,政府主导图书馆总分馆建设,为健全全民阅读服务体系打好基础。


经过多年的建设,目前我市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已形成市级总馆、24个镇区级分馆、255个行政村(社区)农家书屋图书室、26个街区自助图书馆、50多个馆外服务点的较为完善的图书馆服务体系。


总分馆搭建统一业务平台、统一业务规范和服务标准,实现图书通借通还服务,统一实施文献配送。


其次,“图书馆+”的社会合作,助力阅读推广服务向多元化纵深发展。


我馆敏锐捕捉到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的高度融合、发展带给阅读形式和手段的变革,以及带给人们知识和信息获取的便利。通过积极搭建“E启阅”数字阅读平台,整合中山教育等多方资源,提高数字资源的供给能力;实现一个账号,多方互认,使读者共享丰富的数字资源;推行“微信主、APP辅”的模式,将移动端访问的数据库统一集成到市馆的微信公众号中。


一系列举措大大提升了读者数字阅读的体验。读者注册数量急剧攀升,数字资源访问量大幅上升,仅2018年数字资源下载量为825GB,累计点击量达4185.6万次。

再次,与企业合作开发构建青少年阅读能力养成平台。


以发展需求为导向,以技术创新为驱动力,结合“互联网+”“数据科学”“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构建数字阅读个性化服务与内容支持平台。建成基于表现性评价的“教师引导-学生阅读-家长辅导”的一站式阅读数据库,全面监测、记录青少年、教师的阅读状态数据和过程数据,以科学的手段,构建新一代阅读方法论。

另外,组建专家型阅读推广队伍,提高阅读推广质量。


2006年牵头成立“图书馆意识教育宣讲团”,旨在培养孩子们了解图书馆、走进图书馆、利用图书馆,甚至成为忠诚的读者。


通过“图书馆亲子之旅”系列,大量的家庭走进了图书馆。2010年,牵头组建由优秀中小学语文教师组成的“树精灵儿童阅读推广使者团”,着重传递儿童阅读意识、培养阅读习惯、传授阅读方法、开展阅读活动。


2017年,牵头成立了“信息素养培育大使团”,旨在培育和提高我市中小学师生及家长的信息素养,以期达到高效检索、有效辨别、有效利用文献资源信息、公众信息。


策划了“信息素养培育行动”系列活动——挑选、培训“种子选手”,选择试点学校,将数字平台延伸至校园(家庭),把多项数字阅读体验活动送进校园。

最后,以阅读活动为载体,打造阅读服务品牌,全面推动书香社会发展。


多年来,我馆共打造“大榕树下”“凤凰花开”“人文香山”三大系列共十九个活动品牌。


如“悦读开心营”(儿童)、“我们的节日”系列、“中山晒书会”、“童心故事会”(儿童)、“精品剧场”(儿童)、“香山讲坛”、“图书馆亲子之旅”(儿童)、“童心剧场”(儿童)、“童心印记”(儿童)、“喜阅少年”(青少年)、“英阅之声”(青少年)、“香山记忆”、“香山人行世界”、“香山学堂”、“市民选书,政府买单”等。

一个城市的精神境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民的阅读水平;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取决于这座城市是否有一个崇尚读书的浓厚氛围。为了让阅读深入人心,靠图书馆单打独斗是不行的,也是不可为的,必须要抓根本,谋长远,求合作。


我馆做法如下:抓根本就是激发市民阅读兴趣,培养市民阅读习惯,增强市民的阅读素养,充分调动市民参与阅读的积极性。小到书香家庭、书香机关、书香校园的建设,大到书香社区、书香中山的建设,这些都可以在无形中将阅读理念根植于人民的日常生活。要从全市的角度保证阅读推广的场地、经费、活动,让阅读理念在中山市“火”起来。

谋长远就是要做好阅读推广的布局,为阅读推广打好基础。建立一张覆盖广、资源丰富、借还便捷、服务高效的图书通借通还城市阅读网。


打造一批响当当的阅读活动品牌,着力创新阅读活动形式,开展丰富多样的全民阅读活动。广泛吸纳阅读推广人、文化志愿者,组建一支专业的全民阅读推广队伍。


要特别关注特殊阅读群体,实现阅读无死角,重点关注儿童阅读、农民工阅读、盲人阅读、贫困群体阅读,努力实现全民阅读资源均等化。

求合作就是要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共同参与阅读推广。合作的过程也是阅读推广的过程。全民阅读推广作为一项系统的公共文化服务内容,仅依靠政府或者某个单位很难达到服务的全面性、精准性,因此急须发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通过合作,为阅读赋予新体验、新价值、新活力,确保阅读推广的可持续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阅读推广的重要一环经典阅读推广中,面临着许多困惑和难题。


比如,经典读物选择问题,也就是说目前缺乏选择经典读物的依据或者标准,尤其是对中国传统经典读物的适当性、适读性难以把控;传承与转化问题,也就是说如何将传统经典读物所涵盖的当时的生活场景针对当下进行有效的转化、筛选、吸收;传统经典读物没有分级,不能按照人们的认知规律和心理特点指导选择读物;中国传统经典原著的文字载体是文言文、繁体字,对于当代从小接触、学习白话文的人们学习起来是有相当大的难度的。


图书馆阅读推广人知识结构不平衡问题,许多图书馆人自身对于传世经典、中国传统文化熟悉度较低,对经典中蕴含的人生智慧、价值理念、生活方式、伦理道德,了解不足、知之甚少、认同不够,要做阅读推广很有难度,图书馆人对经典读物的学习要建立在“立体学习、反复学习、多元领会、多维展示、深刻感悟、融会贯通”的基础上,这是应引起重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