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图书馆藏宋刻本《医说》及其影印

“医话”著作 稀世宝物


南京图书馆藏书主要来自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中央图书馆的旧藏,新中国成立后又补充了苏南文管会藏书,以及朱希祖、过云楼等旧藏。现藏古籍160万余册,目前已整理100万余册,含善本10万余册,包括宋元刻本近200部,明刻本近7000部,收藏量仅次于中国国家图书馆与上海图书馆。其中,最为珍贵的收藏主要传承自杭州丁氏八千卷楼,南京图书馆藏十大珍本中半数以上为丁氏旧藏,《医说》即是其一。


《医说》是宋代名医张杲所撰的一部“医话”著作。其书中所集皆关乎医事,如评述医家人物,记录医方医案,发挥诸家医理等等,内容生动有趣,形式灵活,今人分类例归入医学之综论。


《医说》始刻于宋代,然传于今者皆有残。民国间,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据八千卷楼旧藏宋本为底本,以明本配补影印,始有较精之足本广泛传播。


微信图片_20190628124433.jpg

《医说》十卷 宋张杲撰 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 顾定芳刻本



张杲及其《医说》


张杲(约1149—1227),字季明,宋新安(今安徽歙县)人,家世业医,其伯祖张扩,受知于范纯仁,得当时名医庞安时之传,名动京洛间。其祖张挥,为人温静,亦以医名。其父张彦仁,尤以医术高超名世。张杲即成长于这样的儒医世家,自幼承继家学,而又雅好读书,博览广集,“凡书之有及于医者必记之”,得医学史料、典故,各种见闻与传说,验方秘方等,整理分类,定为十卷。其书初稿成于淳熙十六年(1189),后又历三十五年之增补修订,于嘉定十七年(1224)定稿并刊刻。马端临《文献通考》误“张杲”为“张景”,以后明刊本有沿其误者,亦有不误者。国学图书馆影印此书时,虽诸宋、明人序跋,柳诒徵跋文皆不误,而版权标签页上,仍题作“宋新安张景季明撰”,可知一事一字,一旦谬误流传,则纠之也难。


微信图片_20190628124612.jpg

《医说》十卷 宋张杲撰 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 刻本


全书十卷四十九门。卷一依次介绍历代名医,上追伏羲,下迄唐代的王冰,共一百十六位医家。卷二分医书、本草、针灸、神医四门,下列书目。卷三介绍一些方剂诊法和症候,卷四至卷七分列内外科数十种疾病的疗法和食忌。卷八内容含服饵并药忌、疾证和论医,其实收录内容庞杂,亦有医案、医论和医学文献考证等。卷九主要收养生类和妇科产科的内容。卷十收儿科和疮、五绝病、疝瘅痹这些常见症疾,最后收录医功报应作为全书之收尾。全书脉络清晰,引用文献皆一一注明出处,非但有利于后人覆查考证,甚至还保存了若干亡佚书籍的部分内容。其书取材丰富,广收博采,远追神农、黄帝,近取作者经验之方,细大不捐,点滴成卷。《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对此书和作者如是评价:“取材既富,奇疾险证,颇足以资触发,又古之专门禁方往往在焉。三世之医,渊源有自,固与道听途说者殊矣。”


作为医话类著作,此书虽辑自众典,但整体仍能保持文风通畅,令人读之有味。其中一些经验方,如:其中卷四“鼻衂吐血”题下,教人用山桅子烧灰存性,流鼻血时吹灰入鼻腔,可以止血。又教人饮白萝卜汁,清凉降火,想来皆有利无害,似可如法施行。而书中谈阴功报应者,亦寓劝人向善、勉励医者常怀仁心行仁术的意味,亦未可一概否定。


南京图书馆藏

宋刻本《医说》


《医说》在成书之后即刊刻行世,宋刻今存世有三:一为南图所藏,有旧钞补页。一为北大图书馆所藏,此书曾经邓邦述群碧楼、李盛铎木犀轩所藏,缺卷二、卷七部分。一为日本宫内厅书陵部所藏,仅存九、十两卷。


南京图书馆藏宋刻本《医说》(以下简称“南图本”)为丁氏八千卷楼旧藏,《善本书室藏书志》卷十六著录,叙述颇详,备录如下:


《医说》十卷,宋刊本,黄荛圃、汪阆源藏书。《经籍访古志》载《医说》第九、第十两卷,宋椠本,左右双边,九行,行十八字。版心下有刻手姓名。卷末载嘉定甲申彭方跋、嘉定甲申李以制跋、开禧丁卯江畴跋、宝庆丁亥徐杲跋。此本行款悉合,只存彭、李二跋及江畴跋七行,后皆说。前存目录,第十叶起至三十叶前亦脱。末有黄荛圃手题,云:“余向观书华阳顾氏,见有残宋本。复借余校本传录一本。去冬,顾氏原本归余。中多缺失,版心有莫辨处。又从香岩借传校本勘之,知余校本多讹,而香岩承之。谨就宋刻存者,一字一句细校,方可谢余前过,而益信书之不可不藏宋本也。此时覆本不多见,故用校宋者,乃明刻本。明刻亦有二。向用为校宋者取明刻之差胜本,然中多谬误,校时不及检点,故承之也。此书钞补之处,皆不可信。万一再有全宋刻出,始可补此残缺。不则,此残宋刻本不已为希世宝物耶?余故乐得而收之,又乐得而装潢之。丙子仲春复翁。”有“迪安堂书画印”“长洲汪士钟”“阆源氏印”“观察使者”“三十五峰园主人所藏”诸印。


丁氏跋文基本将此宋刻本的存缺、行款、收藏源流叙述清楚了,其云《经籍访古志》载者,即今日本宫内厅藏本。然其中亦有可补充及有误者。如黄丕烈手跋为节录,故相关叙述有不清之处。“余向观书华阳顾氏,见有残宋本。复借余校本传录一本。”一句中多未抄,原文为“余向观书华阳顾氏,见有残宋本《医说》,曾借归手校一过。彼时周丈香严有覆宋本,复借余校本传录一本。”又“观察使者”当作“观察使章”。另外,此本残缺者尚不止丁氏所言,今核原本,一一述之。卷前罗顼序,系补抄,然亦不全,则所据之本亦是不全之本。卷二第三十叶后脱。卷三第八叶前脱。卷四第三十七叶脱、第三十八叶后脱。卷五第八叶前脱、第四十三叶脱。卷六三十七叶后脱。卷七第一页脱。卷八第三十三叶脱。卷九第七叶前脱。


微信图片_20190628124750.jpg

《医说》十卷 宋张杲撰 宋刻本


明代以后,《医说》被广泛传播,刊行十数种版本之多,其中较精善者如: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顾定芳刊本,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张尧德刊本。清代修《四库全书》,收《医说》即以张尧德本为底本,后四库文渊阁本在民国间多有影印。然宋刻本终未见一全者。

国学图书馆

影印《医说》


丁氏书归江南图书馆后,馆内同仁积极利用这批藏书,为之编目、整理,并将罕见之书影印出版,《医说》就是其中之一。民国二十二年(1933),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将宋刻本《医说》影印出版,柳诒徵亲撰跋文。此跋对了解《医说》流传及影印经过有重要价值,不烦录之。


张杲《医说》十卷,四库著录。自明以来翻刻改订者有嘉靖癸卯邓正初本、嘉靖甲辰顾定芳本、嘉靖丙午渖藩本、万历己酉张尧直本、朝鲜活字本、翻印本、周恭续编本。其宋刊原本见于著录者只此黄尧圃、汪阆源、丁松生旧藏,今在盋山书库之十卷。及群碧楼鬻之中央研究院之九卷,《经籍访古志》所载九、十两卷,今存日本图书寮者耳。邓正闇得于厂肆者无第二卷,以明刻配补,固不逮丁书之具足十卷。丁书亦有残损,尝以它本钞补,字迹既劣,与目录亦不尽合。丁氏尝以渖藩十行本与此宋本对勘,惜其未见顾定芳本,不能推见诸刻递嬗之迹也。今年春,馆中又购得顾本,其行格一准宋本。参校三书,得失具见。爰就宋本阙字依顾本补写,其全页均脱者,以顾本配之,亟付影印,以饷学者,傥亦黄、丁诸先生所欣许乎?杲之家世见第三卷“太素之妙”条,可补《宋史方伎传》。是书取材之富、椠印之精,《提要》及《访古志》言之綦详,固今日治国医、研故书者所当胝沫。抑吾闻时贤盛倡抽印四库珍本之说,妄谓阁书迻录校勘率未精宷,似宜依据《提要》访求公私藏庋初刻精印为之流布,当瘉於四库钞胥之本。谨举此以为先河云。癸酉夏五月镇江柳诒徵。


微信图片_20190628124844.jpg

《医说》十卷 宋张杲撰 宋刻本(影印) 柳诒徵跋


据柳跋,知影印本以顾定芳刻本补足宋刻本残叶,然馆藏顾本实亦未为全本,其缺者仍用旧抄。计国学图书馆补抄者为:罗顼序,目录第四至十一叶、卷二之末、卷三之首、卷四之末、卷五之首、卷六之末、卷七之首、卷八之末、卷九之首、宋人跋文。其未能补者,目录一至三。此影印本用顾刊本配叶时还对行格作细微修改。经此一番补足,此影印本洵为完善,传播至广。


今日的影印及版本获取条件已经远较柳诒徵时为便,若其后影印《医说》,可参互今存三宋本以补足,或可聊慰黄氏“万一再有全宋刻出,始可补此残缺”之憾。